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卷云舒

一段情怀一帘梦,一曲云水一闲茶

 
 
 

日志

 
 
关于我

不入圈子。不传游戏。认真而不失灵活,矜持而不失浪漫,欣赏一切美好的事物,阅读、学习、欣赏朋友精彩的博文,结交有心灵共鸣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野人诗歌“零度”的赏析与猜想  

2009-08-01 16:15:35|  分类: 学习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野望 /  文

 野人的诗歌,对人的心灵震撼和对感情的撬动,不是吸引了目光,而是接纳了脚步……野人的诗歌或许还在跋涉着,可,野人的思想已经渐行渐远,穿过了这个当下的世界,在另一个多维的空间思想着……。

                                                                                                         野望留笔,是为序

 其实,写文学的评论文章是一件很难的事,尤其是诗歌作品。现代诗歌的基本特点是具有很大的语言自由度和思维的跳跃性。或许,已无文法规律可循。可以说诗歌是自由的,也是自我的。要想解析野人的诗歌,哪怕是肤浅的解析,恐怕,唯一正确的方法就是要从了解野人这个人入手,才会得到真言。野人无疑是独特的,正如他的诗歌独特,正如他的思想独特,正如他的行为独特,也正如二师兄雪峰先生与我说的:“写文学评论,你要走进作者的内心世界,了解他的所思所想并同作者一道,打开作品围墙的缺口,钻进去一起畅游,你才有可能接近真实的评判”。是啊!要了解一篇至高而独特的作品,就要深入了解这个人独特的品格和个性,行来源于思。事实上,伟大的作品往往都怀有作者品格内在的价值取向,所谓,文如其人,歌如其人。

那么,野人在我的眼里是一个怎样的人呢?近日,作为弟子,我有幸去北京亲自拜望了恩师,并海取了他的智慧,广为收益。因此,对恩师的了解,从喜爱到深情,从敬佩到敬仰,形象、渐渐地清晰起来……。

恩师、个子不高,在形体上算不上是一个伟岸的男人。但他身体宽厚,行动敏捷,思维异常地活跃。一头曲卷的头发,随意地后梳,飘逸凌然,衣着利落,语言凝练,突显一个大家的气质与风范。

恩师和我谈了很久,从诗歌的创作到诗歌的价值走向以及对诗歌哲学的一些看法,从叔本华到海德格尔、卡夫卡,从莎特到尼采,从孔子到老子,从徐志摩到北岛,从历史的概念到时间的定义……。从恩师的教诲中我看到了野人知识的广博与源远,我再一次被震撼了,正如我第一次读他的那首《夜曲》一样,心情久久无法平静。

《夜曲》

文 /  野人

夜很黑

恐怖

 

马牵着夜

蹄声扣在土地上

很脆

 

这是一首怎样的诗歌,让人看了倍觉震感和难以忘怀,这又是一位怎样的诗人,竟然把诗歌写的如此鲜活和灵动而又那么附有个性。我被震感了,或许,当时的心境比震感还要强烈一些,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它……。

马牵着夜,一个不可能的意象出来了,那么灵动,那么鲜活。他在说什么?我一时还弄不清,可是,对于诗歌所渲染出的意象灵动之美,此时,语言的所要表达的语意,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我早已陶醉其中。

这次,北京之行,恩师的教诲,使我茅塞顿开,知道了,该从何角度切入,来欣赏野人的诗歌,感知它的魅力与智慧。恩师当时表情严肃,声音坚定地对我说:“诗歌,语言要鲜活,意象要灵动,审美要颠覆”;“能不能把写作中的思与想从一般的语言中抽出来再回到语言,能不能把写作中的思与想从一般的意象中抽出来再回到意象”。我被折服了,甚至是五体投地的折服。我在想,眼前,这样一位近乎伟大的思想者,是我的恩师吗?我怎么就成了他的弟子,那是我的幸运,还是他的大度?我还在想,用“大诗人”这样的标签来说明野人的独特,那是不是远远不够?

记得,来北京的第二天,我与二师兄雪峰和恩师一起吃晚饭,席间,大家畅谈起来。谈到诗歌,二师兄雪峰对我说:“现在,很多人再说,诗歌要突破,要背叛,要打破后从新建立”,我问他,你怎么看?二师兄回答到:“现代诗歌不是要审美的突破,突破也是重复,背叛,也是重复,现代诗歌需要的是对以往审美的颠覆,甚至是毁灭”。“毁灭”?我感到了诧异。我说,或许,一切都在消失的过程中,但你无法毁灭一切,它们只是转换了生存的形式(能量守恒定律),包括时间,也不能毁灭一切。我接着又说,或许,人类的历史,只是时间上的一个刻度。这时,在一旁稍有沉寂的恩师,突然地对我大声说到:“没有时间,那是人为的定义,在没有人类之前,时间叫什么?声音叫什么,它是方的还是圆的,它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宇宙不仅仅是人类的,地球也不是”。看到了吗?这就是野人!一位从宇宙的角度看待人类的生存与死亡、彷徨与迷惑的思想巨匠。我钦佩之余,赶忙与二师兄说,说的太精彩了,要把恩师的思想记录下来,要建立新的诗歌理论,这是我们的宝贵财富。二师兄回到:“记下是必要的,但,不需要理论,因为任何理论都是会褪色的”。从他们的话里,我似乎感觉到了自己的苍白。或许,正是这样的释然,野人的诗歌才可以是那样的自由与灵动吧!没有理性的栅栏,才有思想的奔放。恩师还告诉我:“对于这个世界的认识,清晰是相对的,模糊是绝对的”接着又说:“人类总是把习惯当做真理,而那往往只是习惯”。这就是高度吧!这就是距离吧!我一直听着,也一直思索着。

那么,通过大量的对话与交流,我对恩师有了新的,初步的了解,我忽然萌生了写一篇对野人诗歌读后感的文章(当然,这也是学诗的要求,不过,文章无论如何不能叫诗评,我没那水平),尝试再一次接近野人,或许,还能悟出一些什么,那怕只是零碎的感受,那也是一吐为快了。

《零度》是一首恩师不多写的组诗。名字就很特别,正如他自己一样,很特别。零度的概念是什么,它包含什么样的含义? 零度既是温度的分割线,也是气度与丈量的起始点。以水来说,零度是最接近冰点的温度,以人来说,零度是人的情绪失去了热情,降到最低,以丈量来说,零度只是起点,是静止的状态。那么,野人在这首组诗里把题目写作《零度》寓意何如呢?是冰点的界限,还是情绪的低落,是丈量的起点,还是静止的冷漠?我想,要结合整体诗歌的内容才会一点点地猜破吧!

组诗的第一段写到;雨打着旋 / 挣开所有的视线……  雨丝如线,或直下,或斜落,在这里,雨,代表什么?怎么又会打着旋?我试着在这里猜想一下,当然,野人的诗歌是不能被直译的,它很灵动。正如,二师兄雪峰所说:“诗歌是写给自己的,意象不能被其他人所替代……”。正因为如此,我才斗胆地在这里说,我猜想。

雨,只是个象征,所谓借景抒情,借物言志。那么,在野人的组诗里,它究竟代表什么?或许没有答案,或许我们只能近似的接近。我猜想,雨,只代表着野人的心绪、感觉或是思维。只有这样的解释,才可以寓意旋字的提出以及接应下文的延展:挣开所有的视线……  。挣开,是情绪的爆发,还是感觉的抗争,或者是命运的打开。

接下来,诗人写道:在掌心里 / 耕种时光……。为什么在掌心里,那个方寸之地,耕种时光?时光就是人生吗?如果是,那么掌心的写出,就很深地映照了诗人的心境,我能掌控的只是我能力所及的地方,我能看到的也只是我能目测的地方,那是一种对现实的无奈的哀叹,也是一种人性的退缩,但,决不是软弱。随后,诗人,以时代的口吻对现实提出了自己的质疑,“人们习惯了的和接受了的都是真实的吗?”这也恰恰地暗合了诗歌主题的含义,冷静的思索,冷冷的质疑……,时代多疑的叩问经过。经过是什么?是经历吗?是历史吗?是心事吗?或许是虚迷的记忆。诗人在此留下语意的悬念,也留下我们的思索和探求之心。这就够了!

第二段,诗人写出:雨淋着猝然 / 斜线缠绕黄昏……这是什么样的心境,猝然是什么,在这里又代表什么?仿佛,一切都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那么突然的降临,雨,成了罪魁祸首。雨,是不是世态炎凉,是不是诗人疼痛的记忆?一切都在感受之中,猜测,也只是猜测。接下来,诗人写出:带着醉气 / 横荡想象 / 窒息遮遮掩掩,醉意,是一种诗人的心态,是释然,也是无奈。那么,诗人在想象什么呢?窒息遮遮掩掩……预言又止,窒息,该是诗人对人生,对现实,对感觉的感受吧!已经迫于死亡的挣扎了,还要遮遮掩掩。是对现实的不满吗?或是,对现实无奈的叹息。人们感觉到了吗,死亡与混沌正在悄悄接近,而我们却全然不知……

很多人与我说,看了野人的诗歌有一种哀叹的悲伤感,是不是太悲观了,过于情绪化了。我说,野人的诗歌,我看不到悲观,而且恰恰相反,他很坚强,也很愤怒,他只是想真实地反映客观,而客观是悲哀的……野人,是一位怀有悲悯情怀的思想家,哲学大师。他的思与想,已经不仅仅是他个人的命运,而是人类,甚至是宇宙。

诗歌的第三段,写出:雨背着苍茫 / 在新的遗址上 / 踩着困惑……在这里,雨又一次出现,是困惑吗,是心绪吗,还是现实的疼痛?雨,很无奈,苍茫,也很无奈。那个新的遗址是什么?是新的思维空间吗?还是另一个穿过后的世界?为什么还是困惑?答案就是此时诗人的情绪,哀叹与无奈。这是心的挣扎,也是心的呐喊,是对现实的不接受,不顺服,不妥协。那么,结果是什么呢?诗人,接着写出:吃力的程序 / 携着剩余幻想 / 桎梏空响.程序是什么?程序该是现实的秩序吧!该是接受的或者不接受的吧!在现实面前诗人是如此的窘境,剩余的只是能够幻想而已。此时,无奈已经锁住了诗人的想象,变得空空。

诗歌的第四段,诗人写出:伸长的幽光 / 挂在雨枝上 / 沉默泄漏空异 / 从豁口处 / 掰开裂蒙. 我们还是隐隐约约看到雨的意象,情绪,呼之而来……。幽光,是不可光明的暗面,却时时被现实拉长。沉默泄漏了情绪,思与想此时变得空洞、灵异。可是,诗人并没有颓废,寻找到灵魂的出口,起初的蒙想被打开了……。这是诗人思想挣扎后的抗争,是不屈服。不妥协,不同化的战斗语言。

第五段,很短,很耐人寻味,也是我最想好好猜测的。短,既是长。雨筛着空旷。雨,依然还在诗人的语言里活着,并且被多次的提及。雨仅仅是心绪吗,还是诗人的思与想?那空旷又是什么?现实的虚迷,还是疼痛的记忆?雨,它会是诗人的审视世界的目光吗?一切都有可能,而那也只能是可能。我想,短短的一句诗,恰恰很好地印证了野人思维的独特,我要说,但我决不多说一个字。发动,又嘎然而止,寓意什么,情绪,情绪,还是诗人的情绪……,内容重要吗,当然重要。可是,再好的思想语境,离开诗人的情绪,就不可称其为诗歌,尤其是野人的诗歌,就是要颠覆你的审美,从而达到心灵大美的陶醉。

对野人的诗歌评说,任何语言都是苍白的,企图猜测,那也是枉然的徒劳,因为,我们还不是那么深刻地了解野人,他的所思所想,已渐渐走远……。只当这是个个人的感受吧!偏颇也好,猜测也好,可能的接近也罢,我全不顾了,我只管我的一吐为快,而娓娓道来。

 

 

附野人诗歌 /  零度

文 / 野人

 

 一

 

雨打着旋

挣开所有视觉

在掌心里

耕种时光

时代多疑的叩问经过

 

 

雨淋着猝然

斜线缠绕黄昏

带着醉气

横荡想象

窒息遮遮掩掩

 

 

 雨背着苍茫

在新的遗址上

踩着困惑

吃力的程序

携着剩余幻想

桎梏空响

 

 

伸长的幽光

挂在雨枝上

沉默泄漏空异

从豁口处

掰开裂蒙

 

 

雨筛着空旷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