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卷云舒

一段情怀一帘梦,一曲云水一闲茶

 
 
 

日志

 
 
关于我

不入圈子。不传游戏。认真而不失灵活,矜持而不失浪漫,欣赏一切美好的事物,阅读、学习、欣赏朋友精彩的博文,结交有心灵共鸣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素颜散文】刘一手记  

2010-01-20 08:53: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素颜格格

    【素颜散文】手   记 - 素颜格格 - .

                                                           刘一手记

和所有人的叫法都一样,我的大名也叫手。不过我还有个小名,叫刘一的手,因为我的主人叫刘一,老刘家的老一。我长的和别人不大一样,我有坚实的外表,每一堆肉的外层都有一套坚硬的壳,壳上画满了各种纹路,壳与壳之间都是一道道沟壑,而沟壑常常被填满,至于什么东西,要看我的主人刘一干什么。我作为主人身体的一部分,曾经几十年如一日为主人劳作,采石、种田、砍柴,凡是能干的我都冲在最前面。可是我从来没得到什么待遇,不要说给我吃点护手霜、雪花膏之类的,就算我要洗个干干净净的澡都很难得,似乎我永远处在被主人遗忘的角落。

俗话说,人有不测风云,手有旦夕祸福。就在那一天,从未得到重视过的我忽然受到举世瞩目,也正是从那时起,我不用劳作,只需要把身上涂满泥巴就能给我的主人换来足以令他笑的不知所措的东西。

那是一个雾雨濛濛的下午,我照例跟着我的主人下地拔草。主人全身都在斗笠下潜伏,唯有我在雨中一把把扯断生命力不知道怎么就那么旺盛的草,泥巴裹满我的全身。这时,村长一行人急急忙忙跑到田地边,冲我的主人大喊:“刘一快上来,快!”主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跌跌撞撞跑到村长面前,“快,跟我走!”主人在村长的话音中有点惊慌的被带到了我们村最富裕的王二狗家,而此时王二狗家已经聚满了人。还没等主人缓过神来,门口一排面包车戛然而止,车上一群衣冠楚楚的人簇拥着一位夹克衫老者走了下来。进到屋里,一个肚子大的看起来有些行动不便的人笑容可掬的对大家说道:“农民兄弟门辛苦啦!总理来看望大家啦!”紧接着就看一群人拿着个机器咔咔那个闪啊,主人有些眩晕。总理把手伸出来,要跟大家握手,而屋里同村的人则早已把手伸了出去。我主人看着我脏兮兮的样子,不好意思往后躲。在我们村长狠狠地瞪了一眼后,主人不好意思的把我伸了出去,我也觉得寒酸,不自觉的有些发抖。

未曾想,总理看着伸出来的十几双手,略微扫视了一眼,竟然紧紧的把我抓住,当时我那个温暖啊。我身上的泥巴蹭满了总理的手,可总理一边讲话,还是一边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而好多人都扛着一个黑匣子用块镜子正对着我。好不容易结束了,总理竟然掏出500块钱塞到我的身体里,主人的眼里竟有些迷茫。更没有想到的是,晚上,我魁梧的身影便出现在了新闻联播,就连我身上那些泥巴都清清楚楚。我的主人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傻呵呵的望着我,直到播音员说了一句“总理总是握着农民兄弟最脏的手”才恍然大悟,歪打正着,上天真是公平。

未过两天,我的主人又被村长喊道王二狗家。主人纳闷,怎么总理又回来了?想起上次的经历,趁人不备,急忙在地上抓起一把烂泥,在我的身体上用力的搓着。果然上次的场景同样上演,不过这回是省长,同样紧紧握着我,而且还是双手,那些黑匣子还是直挺挺的对准我,这回我的主人不紧张了。省长握完了,掏出300块钱,塞进我的身体,同时还有人给我的主人家扛来一袋大米、一袋白面、一壶豆油。我主人那个高兴啊,就别提了。晚上电视又出现了我的身影,不过这回是在省电视台。

就在这天晚上,我的主人一夜没睡,旱烟吧嗒了一夜,一会看看我,一会儿看看棚子。第二天,地里没有什么活了,可我的主人还是出去抓了一把湿泥涂在我身上,就连吃饭也不会去洗一下,每天如此。从此我就再也没有干净的时候,时时被泥巴包裹着。还真没出乎我的主人的预料,那天我的主人正在掏鸡粪的时候,村长又来了,这回来的是县长。县长的手柔软着呢,还有一股女人脂粉味,和着我身上的鸡粪味实在叫人难以忍受。那个黑匣子刚离开,县长便一下子松开我,掏出手帕擦了又擦,弄得我的主人很不好意思。这一回县长没说啥,只是一点头,一个夹包的掏出200块钱塞给我,而后我的主人家里又多了一袋大米,而一壶豆油则被村长拿错了,拿到了自己家。我的主人也不计较,只是第二天便早早的起来,先把我弄的很脏很脏,而后坐在村口的大树下,朝着大路的方向张望着。果然,没过几天,又盼来了乡长,虽然这回乡长只带来了100块钱,面粉也是过期的,但这些足足抵上我的主人辛苦一个月啊。

从此以后,我的主人再也不去干活了,而我除了身上时刻保持脏兮兮之外,再也不用去干那些又脏又累的活,每天只等着那些充满女人味的温暖的肉乎乎的手握几下便能给主人带来口粮,我骄傲的昂着头。而村里的人再也不叫我的主人老刘了,都叫刘一手,我知道这是赞美我。

可是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见到村长急三火四跑来喊我主人的身影,而地里的庄稼也开始荒了。终于主人把一切怨气都撒在了我的身上,经常把我狠狠的撞向大树,而我又得罪谁了?

 

    【素颜散文】手   记 - 素颜格格 - .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