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卷云舒

一段情怀一帘梦,一曲云水一闲茶

 
 
 

日志

 
 
关于我

不入圈子。不传游戏。认真而不失灵活,矜持而不失浪漫,欣赏一切美好的事物,阅读、学习、欣赏朋友精彩的博文,结交有心灵共鸣的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看花贴  

2013-07-16 11:07:25|  分类: 我的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花贴 - 云卷云舒 - 云卷云舒 


雪小禅

我知道我不是在写花,我写的是人心。我又是在写花,写植物里的安静与妥贴,清幽与怒艳。

牡丹:贵气太重。层层压人。那富贵仿佛有重量。却又逼仄,盛气凌人之下,全是让人退避三舍的气息。像京剧里的梅派,体面端庄,总一下子想起李胜素。

梅:寂寥动人。小小的花,又清冽,是程派,是白茶,是古琴,是初冬那一场雪,又是喜欢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偷偷喜欢,那冷香,带着最鬼魅的诱惑。

兰:太孤独的花,养在深山,怕被人知,独自芬芳——他的芬芳,无需人知!只要自己闻到就够了,他不讨好任何人,绝不!哪怕与世隔绝!

莲:残荷要好。盛开的荷太跋扈了。那妩媚的样子带着妖气。没有古人笔下写的那么好,画的那么好。更多时候,它还要世间的好,所以,俗。

菊:总有黯淡的微凉。大概因为是九月的缘故。秋天的感觉总是凋敝的,菊亦不例外。尽管也灿烂,可总像是一个美人迟暮,那谢幕也是慌张的,没有办法的。想起菊来,总有小小的揪心。再美的菊,亦是凉的。

马蹄莲。这名字好。像一个人的青春匆匆而过,只留下马蹄声。另一个名字叫观音莲。亦好。形态飘逸,像一个过分自恋的人,他知道自己的美,所以,固执的保持着这种过分。

水仙:因为不染尘,所以,有自恋的资本。在泉州的冬天,它被绑成一小把一小把的出售,有了动人的民间色彩。在老收藏家喝茶时,满屋的玉,茶几上一把动人水仙花,泡上一壶普洱,开始说往事,水仙有了人间气息。

朱顶红:委实像一个红伶人的名字。艳极了,美极了。可是,分外孤寂。那顶上有烈艳的红开着,只一抹颜色,它也俏,可是那么孤独。唱戏的人,难脱命薄的运,完美收梢的不多。朱顶红,又似一杯烈酒。喝了,醉死,亦心甘,亦情愿。因为,是为了心里的那个人。

小苍兰:邻家女孩子的名字。一个小字就分外动人。苍兰是家常的,穿了布衣,梳了麻花辫子。最好的年华遇到最好的他,都是彼此初恋,然后好下去,轻轻地问一句:你也在这里啊?一辈子似水流年的过着。

球根海棠:亦叫夫妻花。幸福的开着,没有道理的开着。好夫妻恩爱没有理由,只因为上天允他们是夫妻,是恩爱的伴侣。所以,双双对对的开着。那说不出的甜和蜜,自己知道。

芍药:天生的壮丽。没心没肺。可是命好。芍药不算有品有格的花,但看起来是傻人有傻福的那种女人。长相端丽,旺夫,果然夫运极好,她亦华服美食,穿了貂皮,发了福,子女亦是孝顺。简直是完美到体无完肤。

杜鹃:另一个名字映山红。绽放时像疼痛极了。像爱一个人疯了似的。连命都不要了。你如果要——那么,全拿去吧。一意孤行的开着,开到荼蘼花事了。

紫罗兰:过分的洋气。那紫色有淡淡哀伤,喜欢一个人,他怎么不知道呢?亦似戏曲中的程派,低沉婉转。但是,骨子里是清的高的,它的紫色,是骨子里的骄傲。

三色堇:像一个人叫了好听的名字。即使姿色一般,也能得到大家的宽慰与原谅。三色堇,光听名字就心动一阵。花开得一般,也叫人面花和鬼脸花,这种妖的名字实在和花不相符。三色堇总让人想起少年来,一个人坐在花树下发呆,想着这三个字到底是什么花,长大了才发现,最好的时光最少年。而那花开成什么样,不重要了。

樱花:哦,如果殉情,最好死在樱花树下。樱花的死是壮烈的。那些花的尸体本身就像是殉情。没有比樱花更像春天或者更像爱情的花了,短暂,易碎,转瞬既逝。却又杀伤力极强,转眼,杀你个片甲不留。

山茶花:刚参加工作,种过一盆山茶花。这么多年,久久不忘。山茶有一种动人的朴素。不诌媚,亦不邀宠。但有些太正了,太正的花,不媚。

米兰:这名字是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中的女孩子名字。宁静演的。真正的米兰是小小的花。并不夺人。是未出阁的少女,有它的贞静与安宁。心情烦躁的时候,是可以养一盆米兰的。小小的花总能勾起我的怜爱,那些大的、壮丽的花太夺目了,不是我的。这些小花,略带羞涩与自卑,刚刚好。

栀子花:三个字总让人想起江南的春天。每个女子发边都戴一朵栀子花。干干净净的花。与江南的雨像情侣似的,洁白的花开在江南的雨中,只能是栀子花。这世界所有事物必有因缘。十三四岁时,我在小说中看到这三个字便被打动了,栀子,太纯粹的花。单单因了这两个字,都美到惊心了。

月季:穿了一身假名牌的女子。还趾高气扬,笑话那些朴素的女子。本来自农村,装成城里人的洋气。从来没有喜欢过月季。永远不会喜欢。

茉莉:清新的女子。桂纶美、刘若英、吴倩莲。朴素、简单、干净。离性感很远。离素贞很近。眼神清淡,气息达观。茉莉的香气似清花,浓而不艳。摘一朵放在蜂蜜水里,清肺去火。忘年交王老师喜欢在院子里种茉莉,每年夏天都跑去喝他的茉莉蜂蜜水。好喝得很。

鸡冠花:骄傲的野性。像男人,得意洋洋炫耀着自己的一切:娇妻美妾,奢侈品,豪宅……皮带上有大大的H,生怕别人不知道。

千日红:《三娘教子》中王春娥唱道:花开哪有百日娇……所以,它叫千日红吧。哪有千日红?只是这样想想,俗气的红着,一日比一日俗气,最后活成凡夫俗子。真正成了凡夫俗子了,也就成了自己的菩提了。

半支莲:多么让人心疼的名儿。花开要半,月儿要半,莲儿要半。半支莲有诗意的干脆,但另一个名字底气十足:死不了。任你如何伤害践踏,死不了。永远死不了!它开在房前屋后,它开在山野间任何一个有一点点阳光的地方……那么小的花,却那么坚强。就像它不美,可是,却自有一种味道与品质吸引你,就像它叫死不了,却还有另一个动听的名字半支莲。当我知道死不了还叫半支莲时,心里一凛,原本,这坚韧与不堪本就是一体。原本,半支莲盛开时,照样风华绝代。

四季报春:真像一个耄耋老人。五代同堂了。依然是耳不聋眼不花,保持着每天写书法唱戏的雅性,中国传统文化灌溉后的沃土,有着本色的天真和朴实,即使富贵气亦是动人非凡。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